茶 August von Kotzebue “Der Thee”

Übersetzt aus dem Deutschen von Yue Li (Heidelberg)

这昂贵又无用的叶子早就成了我们这里的一员。还有哪位医生想夸赞或诋毁它,那都是多此一举。尤其那想诋毁的人大可偃旗息鼓,要知道就连富兰克林都要每天喝上四杯。不过,一个半世纪前的情形却还大不相同。一位博学的名叫Simon Pauli[1] 的丹麦医生,就曾撰写过关于烟草和茶叶滥用的书,着重指出对茶叶的滥用。而直到现在还有一些人认为茶仅仅是消遣、放松之物,是供贵妇小姐们排遣烦闷的饮品。要说十足的害处,茶也绝对没有,自从饮茶成了风尚,还并没有死亡人口上升的迹象。

另外一位著名的医生Pechlin[2], 曾著对话录Theophilus Bibaculus[3], 他对茶的态度更谨慎些。如Pauli一般,他对茶知之甚少,Pauli以为茶是香桃木属,而他不知茶是灌木。Pechlin认为茶是特罗格洛迪特人(Troglodyten)[4] 酿造的一种饮料,这种说法自斯特拉博(Strabo,64 AD-23 BC)[5] 时代就有,其实是误传。而Pechlin就凭茶须用热水冲泡,就断定喝茶有益健康,并列举了其他饮用热水的民族。他还认为茶可预防坏血病,因为茶会分泌一种挥发性的盐,可有效阻止血液凝结成块。

除此之外,据这本书记载,最初,茶不仅会搭配牛奶,而且还会与肉汤混合饮用。Pechlin认为二者皆不可取。不仅如此,Pechlin还指出,油腻餐饮之后,过度饮酒之后也不宜饮茶。

不过总体来说,他对茶这种新近的时髦药并不太“感冒”。药物也会流行,也会过时,时而受追捧,时而遭摒弃,时而被淘汰,时而又回潮,这一现象让他很是不满。他还举了锑矿石的例子。12世纪以前,它仅被用来做化妆品。后来,一位名叫Basilius Valentin[6] 的僧侣掌握了分解矿石的方法,能够分离其中的有害物质。于是,他写了一本名为“Currus Antimonii triumphalis”[7] 的书,并将锑矿石称为万能药。由此,锑矿石声名远扬,尤其在修道院被广泛使用。后来,它逐渐被遗忘,直到300年后又被帕拉塞尔苏斯(Paracelsus,1493-1541)发现。作为化学家,帕氏极尽各种分解之法,用之却总不合时宜,锑矿石因而又被人诟病,以致被法国高等法院 (Parlament von Paris)于1566年列为禁药。这一禁令持续时间也并不短,1609年一位医生还因使用锑矿石而被开除。当然,他因此成功治好了一位病人,而他竟敢公然违背禁令,用锑矿石治好病人!后来,对锑矿石的成见也逐渐消失,1673年,它终于又被列为通便药物使用。但因为国会还未对此表态,关于锑矿石的争论一直持续至1650年,彼时,那条自1566年便立下的禁令才得以解除。当然,自那之后,锑矿石的命运一定也依然是起伏不定的。

奎宁 (die China)[8] 也同样如此。17世纪中期,奎宁传入欧洲,备受追捧。一个英国人[9] 到了巴黎,在大街小巷宣扬,它可以治疗发热。一时间,门庭若市,谁若没发热,也被潮流“感染”了。他治好了法国王太子 (der Dauphin)[10], 因此得到许多礼物,且被加封爵士称号。

喝茶的这股潮流也有过去的一天吗?有那一天,我们这些傻瓜不再每年花上百万就为了给我们的胃灌下“煎熬”的中国树叶吗?它能及得上报春花瓣(die Schlüsselblumen)十分之一香甜吗?当然,报春花并不昂贵,中国可能也没有这种树叶。如果真是如此,那我倒想打上一赌,若把报春花瓣晾干装箱,运往中国,它或许还会取代茶叶,带来不菲的收益呢!


[1] Simon Pauli,1603-1680。

[2] Johann Nicolaus Pechlin,1644-1706。

[3] 图书信息:Theophilus Bibaculus sie de potu theae dialogus. Frankfurt: Johann Sebastian Riechel, 1684。

[4] 希腊语:Τρωγλοδύται,又译:斯特拉波,直译:穴居人,为古希腊一族群类别,居住在红海西岸。

[5] 现在德语写作Strabon,希腊语:Στράβων,古希腊地理学家。著有《地理学》,其中第15卷,16卷,17卷等包含关于特罗格洛迪特人的记载。

[6] 生卒信息不详。

[7] 图书信息:Triumphwagen Antimonii. Leipzi: Jacob Apel, 1604。

[8] 现在德语写作Chinin,奎宁。

[9] Robert Talbor,1642-1681。

[10] Dauphin de Viennois, 维埃诺瓦王太子,是使用于1350年至1791年的法国王储头衔。此处所指为法国国王路易十四之子法兰西的路易(Louis de France, 1661-1711).

Weiterführende Lektüre:

Yue Li und Egas Moniz Bandeira, “Kotzebue und „Thee“,” in: Kotzebue International, 30/04/2021, https://kotzebue.hypotheses.org/404

Neueste deutsche Ausgabe: August von Kotzebue “Der Thee”, in: Ders., Ausgewählte kleine Prosa, hg. v. Fabian Mauch. Hannover: Wehrhahn Verlag, 2019, Bd. 1, S. 249-252.

Diesen Artikel zitieren | Cite this article as: [author], "茶 August von Kotzebue “Der Thee”," in: Kotzebue International, 10/05/2021, https://kotzebue.hypotheses.org/577 (accessed: 02/10/2022).

Das könnte dich auch interessieren …

Eine Antwort

  1. Anna Ananieva sagt:

    Für alle, die sich dafür interessieren:
    Eine Lesung aus der chinesischen Übersetzung des Essays “Der Thee” kann man nachhören hier: https://kotzebue.hypotheses.org/404

Schreibe einen Kommentar

Deine E-Mail-Adresse wird nicht veröffentlicht.

Diese Website verwendet Akismet, um Spam zu reduzieren. Erfahre mehr darüber, wie deine Kommentardaten verarbeitet werden.

Suche in OpenEdition Search

Sie werden weitergeleitet zur OpenEdition Search